pk10牛牛开奖结果
第二屆汕頭市道德模范
評選活動


當前位置:首頁 > 立德修身 > 道德美文欣賞 > 正文

家園的情懷 ——談黃潮龍的鄉土詩

2017年07月03日 09:43   來源:汕頭文明網



  □ 林繼宗

  黃潮龍是潮汕地區的抒情詩人,面對全球化語境,仍堅守著鄉土的那份本真,將飽蘸情感的筆觸深入到鄉土家園,這種對鄉土文化精神的掘取無疑增加了他詩歌創作的空間。他的鄉土詩,抓住了詩歌創作根性的東西,面向土地,面向故鄉,用樸素的情懷,寫風物、抒命運、詠文化,將生存幸福和隱痛寫得獨特而深刻。“如果假我一個春季/我會在回家的路上成熟/追逐著歌吟第一聲春的禮贊”(《回鄉》)。黃潮龍對自己的故土的依戀不離不棄,我們似乎能夠感受到他每時每刻的詩歌呼吸,體味到其責任和良知。這些作品讓人想起與榕江平原生命的牽連,聞到潮汕文化的氣味,是回憶、尋找、呼喚,也是深省、反思、整合,是一種特有的人文精神和關懷。在詩歌語境上,為讀者留下了又一思考與探索的空間。

  用文字將這種鄉土情懷訴說,提煉出鄉土的純度,是《黃潮龍詩選》中鄉土詩部分留給我的深刻印象。這些作品寫的大都是他的家鄉——榕江平原的鄉村生活,描述的是“生活本身”,是詩人的見聞和感受。

  土地不僅是地理意義上的概念,土地更是生命之根和文化之源,是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文化、人與歷史的原始牽連,是詩人的溫情和歸依,是詩人深深的情懷。透過這樣對故鄉的敘述中的語境和情懷,我們可以感觸到詩人對鄉土文明的守成意識,對鄉土精神的認識、思考與變構,以及對鄉土詩歌語言的挖掘、建構和表述。“記憶中,孩童時的我/趴在雜草叢生的干枯田野上/聆聽季節艱澀的呻吟/西北風刮過榕江沖積平原的腹地/千年的農事無法在農事中受孕/我無法深入到莊稼的根部也就不能和莊稼一起拔節/收獲離我們很遠/我忙碌地覓食、播種/日子停靠在遙遠的地方無從將息”(《故鄉的土地(組詩)》),心態寧靜、視野幽深、感受細膩。

  鄉土詩不是迷戀寧靜、封閉,玩味古老,懷念孩提的蒙昧情懷,而是表達一種良知,是多側面發現農村、抒寫田園,揭示鄉村帶給我們的溫暖、和諧與撫慰。面對鄉土,詩人的姿態十分重要,詩人與鄉村和鄉村中的親人對話、談心。他的鄉土詩歌是本質的而非表象的訴說。“泥土芬芳,我在榕南大地出生了/一個嬰兒,無法熟悉周圍事物的變化/無法懂得學習、生活和安排情感/就這樣懵懵懂懂的,出生了/哭泣是一生中最本能的/而這時,驚醒的鳥兒正振翅而飛”(《榕江,是大地的臍眼流出來的嗎》)。

  懷戀家園,親近鄉土。這樣富有特色的描寫更加溫馨與朦朧,詩人的情感在詩歌中得到了凈化。《南方小鎮(組詩)》中描述著:“小時候,寨門濃密的榕樹下/不時伸出靈動的手指/輕輕撥動著流著小溪清水/漣漪一個緊套著一個/一個清涼的盛夏于是產生了。”       

  鄉村里的一切都是如此平淡,卻充滿親切和友善,使人溫馨而懷念,《飲茶及其他(二首)》、《鄉情,一支牽腸掛肚的俚曲(組詩)》,讓我們懷念魂牽夢縈的家園、親人,把我們帶回到溫馨幸福的時刻,令人更加向往鄉村平和的生活。“妻子泡茶的手法嫻熟/采茶的山歌在她一張一攏的指縫間/偷偷地漏了出來”(《茶泉》),很優美、很生動、很感人。應該說這種感覺我們都曾經有過,只是在它們流逝的過程中,我們忘了將其重新拾起。

  黃潮龍的詩歌,為我們呈現了一曲曲優美的田園牧歌,詩人對日常生活中的諸多生活場景都進行了人性化處理,鄉音、鄉景、鄉愁、鄉戀,在那些看似很普通的景物中融入了詩的感情。“鄉愁是環村的小溪/時時將故鄉緊抱/鄉愁是一只盲鳥/飛不出一堵沉沉的黑墻/夜很苦惱/何處有洗滌積物的晨風”(《鄉愁》)。

  鄉土文化情結體現了黃潮龍對榕江文化的親近感和認同感,是幼時浸沐其中并凝結和提煉而成的一種文化的精神情愫,是對牧歌式農業文明的向往與懷念。

  黃潮龍鄉土詩在回望鄉土、守望家園時,找到了時代的參照,將鄉土真實的情韻寫進去,對往日故鄉的“深情觀照”,很有生命力,將家鄉物事寫得很有動勢和性情,讀后令人銘記在心。

  黃潮龍對地域文化景、象、情、意的捕捉和描摹,和對其中的人類生命動力的認同和張揚,是十分用心和努力的。他全方位地發揮了地方文化的優勢,表達出對地域文明的堅守與自覺。《潮陽英歌》、《潮陽剪紙》就是例證。“潮陽剪紙、開在民間窗戶上的陽光/盡情揮灑著每一寸熱情”(《潮陽剪紙》);“回歸線以南,海潮如山/堅果芬芳而多汁,行人只有仰視/用木槌敲擊,用情感敲擊/鱷魚們沒入深水,悄悄逃離/這是燦爛的節日,苦難并沒有消失/然而歡樂雖然短暫,卻堅實了臂膀/花穗上飄出的花朵,雄性的剛氣/使遺民的亡靈起立”(《潮陽英歌》)。詩人對地域文明的自覺堅守,表現在對戀土戀鄉的情結中,以及對地域文明的深刻體驗與認同上。

  當然,黃潮龍詩歌的鄉土特色遠不僅僅是其對故鄉的描述,而是更多地體現在一種簡潔而不簡單的韻致上。《仰望炊煙》不僅表達遠方游子對家園的念想,還有對生命之源不懈的追尋,詩人隱隱地以一種簡單的方式透露出了久別歸家的赤子對于生活的執著追求與熱愛,充分表達了故土既是起源又是最終歸宿的認同。

  《鄉愁》:“昏睡了這大街小巷/只有月亮與心醒著/醒著的月泛出漫天的心事/讓心泅渡/夜于是徘徊,月也徘徊//鄉愁是環村的小溪/時時將故鄉緊抱/鄉愁是一只盲鳥/飛不出一堵沉沉的黑墻/夜很苦惱/何處有洗滌積物的晨風。”詩人沒有直接抒寫多么思念家鄉,而是從一個游子文人的角度出發,以小街、月亮、小溪、晨風等物象,用昏睡、醒著、泅渡、徘徊、苦惱等元素來修飾,這些純美的畫面、刻骨的鄉情,詩意的過渡和遞進本身,就具有概括和新意,簡潔而又具感染力,透出生機勃發的新意。

  可以說,黃潮龍鄉土詩是對鄉間生活的一種真實而藝術的描述,深情地表達了他對家鄉及村民的熱愛與敬意,體現了他對當下農民處境的深切同情以及自身悲憫的人文情懷。這種感覺來得真切而自然。這是一個游子追尋生命之根時自然而然表達出來的一種感恩之情,是一個詩人應該具備的良知和最起碼的社會責任感。

相關閱讀
· 綠色的夢 2017/08/10
· 夏日 聽蟬 2017/08/10
· 徜徉在護城河畔 2017/07/28
· 學農分校往事 2017/07/21
· 家園的情懷 ——談黃潮龍的鄉土詩 2017/07/03
· 看得淡了,心就平了,身就泰了│漢字密碼·淡?? 2017/06/29
pk10牛牛开奖结果 易算pk10计划 五分彩注册 辽宁35选7走势图幸运之门 15选5开奖结果上海 上海时时和值 彩票上海选四开奖结果 2019六开管家婆 广东11选5人工免费计划 今天快乐12关注什么号 江苏时时网投